小脑脓肿专科治疗医院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拉绳女教师爱在岁月深处 [复制链接]

1#

年秋,上罗村头一对年轻男女相会。男孩说:“没想到他们把你介绍给我……”女孩捂嘴愉笑她知道,这个初中时隔壁班上的男生很实在。所以,当媒人介绍他时,她二话没说就同意见面。男孩也熟悉她,她是校长的千金,人长得漂亮成绩优秀。她叫朱幼芳,年生在大冶市陈贵镇上罗村,父亲朱必潮当了多年校长,年她也成为上罗学校的数学老师,与她同村的他叫黄鹤鸣,后来也进入该校当体育老师,年两人结婚。年,儿子睿康出生。尽管生活清贫但他们很满足于这种平淡的幸福。然而病魔伏击了他们的幸福。

年,她突发肾衰竭,医院动了手术,之后走路一瘸一拐的,黄鹤鸣让她再去看看,她以为是肾病未愈,没去。年,她动不动就摔倒,洗碗也经常因为“手滑”摔了碗。见妻子几乎日摔一碗,黄鹤鸣心惊肉跳。一天午后,他在身后唤她,她一回头,脖子蓦然僵住了,重重地摔倒在地!惊愕的他赶紧扶起她,发现她踝关节肿得老高。他的心头一紧!妻子的症状与几年前病逝的岳父惊人地雷同,医院,医院,医院,终于确诊:遗传性脊髓小脑性共济失调。一个熟悉而恐惧的名词,岳父就死于这种类似渐冻症的病,患者小脑不断菱缩,身体机能也将慢慢丧失,岳父的最后十年饱受这种罕见病折磨,从瘫痪到无法睁眼,无法吞咽、无法呼吸……黄鹤鸣心中无尽悲伤,青梅竹马的眷恋,相濡以沫的幸福,早已融入他的骨髓,他和儿子的生活又怎么能缺少朱幼芳?此时,朱幼芳脸色惨白,僵在那儿。他回过神来,紧紧搂住她,坚定地说:“幼芳,别怕,我在这儿。”

以前家务事由朱幼芳干,而今黄鹤鸣全部接手。他每天凌晨5点起来,准备早点,时时竖起耳朵听响动,以防妻子摔倒。或妻子走到哪里他扶到哪里,洗衣、做饭、拖地……她心疼他,他笑:以前你干活我享受,现在该轮到我了。木讷的黄鹤鸣突然幽默起来。她的腿经常疼,有时半夜疼醒,黄鹤鸣再困也为她按摩,丈夫儿子的爱甘之如饴,慢慢抚平了朱幼芳的绝望。“我必须勇敢,多活一天,就能多陪他们一天,多一天对得起他的辛苦操心”。朱幼芳一直坚持上课,同事劝她请假休养,校长承诺保留工资和待遇。黄鹤鸣很矛盾,他知道妻子从教30年的讲台情结。但妻子站在台上一分钟,他就担惊受怕一分钟,怕她摔倒,怕她累倒……他小心翼翼地和妻子商量。朱幼芳一听哭了:“不!三尺讲台是我的舞台,你想让我天天在加吃闲饭吗?”黄鹤鸣泪眼模糊,几十年清贫岁月,学生对她而言,是儿子以外的最大快乐源泉。如果妻子无课可上,又怎么开心?他找不出理由反对妻子,沉默半饷,他说:“好,我陪你”。朱幼芳攥住丈夫的手,和泪而笑:“谢谢你”!

每天,朱幼芳早早出门,扶着路上的建筑物颤颤巍巍挪向二年级教室,一百多米的距离需要花10多分钟。黄鹤鸣有时搀她一程,有时让她走,而他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。每天的傍晚,朱幼芳必在黄鹤鸣的搀扶下散步,医生说,延缓病情的唯一办法是经常锻炼和康复按摩,夫妻俩一直在努力,校长多次提议把她的二年级搬到一楼,却一再被她拒绝,黄鹤也说“幼芳不想让学生受累,就依她的吧。”就这样,朱幼芳每天扶着护栏,一步一阶地挪上二楼上课。教室后门,时常站着一个护花使者——黄鹤鸣没课时,就时刻观望着妻子,她走到哪里,那双目光就会追到哪里,心也悬到哪里。妻子每次吃力地一笔一画地板书,会让他的心疼上半天。怎样才能让妻子板书不那么费力?他苦思冥想,想出了一个办法。未完待续......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