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脑脓肿专科治疗医院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46岁女昏迷,连发脑梗心梗腹痛,最后 [复制链接]

1#

46岁冯女士。

医院急诊的时候已经昏迷了。

是患者妹妹送来的。据妹妹介绍,姐姐自己一个人住,有一个儿子,正在读大学。急诊科医生老马好奇地问,患者丈夫来不来。

妹妹这时候还焦虑不安,姐姐病重,她很难过。没想到她直截了当的说,已经离了好几年了,没人通知他,估计不会来,要签什么字,我都可以签。

什么时候发现病人昏迷了的,急诊科医生老马问。

就刚刚,我们一起吃完饭,刚出店门口,她就倒下来了,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,真是吓死我了。患者妹妹口唇还在微微颤抖,看得出非常害怕。

老马给患者量了血压、血糖,基本上都是正常的。一边让人赶紧送患者去做头颅CT,看看有没有颅内情况。

突然昏迷的病人,最多见的还是脑内情况,比如脑出血、脑栓塞、脑梗死等等,我们要做个头颅CT,看看情况再说,当然也可能是别的问题。老马跟患者妹妹解释。

做吧。她似乎有些抽泣。好端端的人,怎么会突然就倒下了呢。她自言自语。

患者醒来,左上肢瘫痪

就在大家准备推患者出抢救室时,患者悠悠醒了过来。

这让她妹妹大喜过望,破涕为笑,紧紧握住姐姐的左手,哭成一个泪人。我苦命的姐姐,你也是终于醒了,知不知道吓得我够呛,我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。

一时间,急诊科很多人都被这姐妹俩吸引了注意,纷纷驻足观看。

老马也没想到患者这么快就醒了过来,完全没有征兆,赶紧过来判断患者意识,还用手电筒照看了患者瞳孔,冯女士本能地躲闪。问叫什么名字,患者冯女士都能准确回答,问她知不知道现在在什么地方,冯女士环顾了一下四周,嘴唇动了动,医院吧,医院呢,发生什么事了。

说完后转头望着自己的妹妹,似乎在等妹妹给她解释。

老马看到冯女士的反应,也舒了一口气。看来,患者是真的醒了。患者前后昏迷时间不到20分钟,看来是一个一过性意识障碍。

冯女士是真命大,早几年已经离婚,自己一个人带孩子。而她本人是一个的士司机,据妹妹后来介绍,她姐姐性格非常干练。急诊科医生说,这要是在开车的时候昏倒,那就不堪设想了。

CT还要做么,老师。规培医生问老马。

做,当然还得做。颅内什么情况还不知道呢。不单只做CT,估计住院以后头颅MRI都还得做。别搞不好是什么颅内肿瘤、血管破裂或者栓塞什么的,怪棘手的。

患者妹妹突然惊讶地喊了出来,说姐姐你的左手怎么一点力气都没有呢。

老马听到后,赶紧过来仔细查看了患者四肢肌力,果然,患者左上肢肌力几乎为0,其他几个肢体肌力基本还正常,就单独左上肢动不了了。

患者左上肢瘫痪了。老马说。

这句话虽短,但足够吓人了,冯女士自己倒是没有太多惊讶,脸上显示出来的更多是迷茫。而她妹妹,又哭了出来。

本以为姐姐醒了过来一切就相安无事了,没想到姐姐一个手无法动弹,情绪大起大落,患者妹妹终于忍不住还是哭了出来。她虽然不懂医学,但是瘫痪两个字还是能懂的,那意味着什么,估计意味着是残疾人了。作为妹妹,能不心酸么。

医生,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姐姐。她红着眼睛、强忍着泪水跟老马说。

老马点点头,说我们会尽力的,先做了头颅CT再说。

患者的左上肢瘫痪,估计还是脑袋出了问题。老马暗自思忖。

几个人小心翼翼推着冯女士去了CT室。

急诊科的头颅CT,当然是无需排队。加上老马与CT室的医生认识,人一到,马上就推进了机房。

结果出来了。

CT室的医生口头给了报告,说是大脑有低密度灶,结合患者的情况,考虑是缺血性脑卒中可能性大。说直白一点,患者应该是脑梗死或者脑栓塞了。

老马起初真担心患者会是急性脑血管意外,但后面患者自己醒了过来,加上听说了患者悲剧的命运,更加同情她,希望她仅仅是一个一过性的意识障碍,最好别是脑出血、脑梗死、脑栓塞、脑肿瘤等问题,但没想到,偏偏还是脑袋的问题。

CT看到颅内有一个低密度灶,这意味着那里没有血流了,可能是血栓堵住了某根血管。这是非常非常紧急的情况。如果不及时处理,那么这一块大脑区域都可能会缺血而坏死掉。怎么处理呢?那就是用药物来溶解掉这个血栓。

找神经内科。

老马迅速定了主意。

患者被推会急诊科的路上,老马给她妹妹解释了CT的情况,说考虑是缺血性脑卒中,可能需要药物溶栓治疗。

患者妹妹一头雾水,听不懂什么叫缺血性脑卒中,但看医生的表情,她大概也知道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毛病。

甚至可能是一个随时能要她姐姐性命的极为危重的疾病。

她猜的没错。

在等待神经内科来会诊期间,老马再次给患者认真查体,很可惜,患者左上肢肌力仍然是消失的,除此外,其他肢体肌力都是正常的,额头、鼻唇沟的纹理都存在,讲话也是基本正常的,没有失语(言语错乱或者词不达意等等),患者也没有说头痛、呕吐等等。

老马突然想到一个问题,自己漏做了一样检查。

那就是心脏听诊,而且,心电图也漏做了。

该死,大意了。患者刚来的时候是昏迷的,老马一心想着让患者去做头颅CT,连心脏听诊都没做,这是一个急诊老兵不应该犯的失误。心电图也还没拉。实在是因为患者妹妹说患者既往没有高血压病史,也没有心脏病史,发病前没有胸痛等等表现,不像心肌梗死,所以没往心脏这边来考虑。

患者既往心脏病史,导致了脑栓塞

老马再次跟患者确认了是否没有心脏病史,患者冯女士开口了,说医生,我是有心脏病的。

这句话让她妹妹异常疑惑,在她的认知里,姐姐一直都是很健康的。从来没有听说过姐姐有疾病,更别说心脏病。

医生,我有房颤。患者缓缓地说。

老马内心瞬间像被电流击中一样,整个人怔住不动了,但老马这些内心活动变化都是非常短暂的,他迅速调整了心态。患者自己承认有房颤,那就对了。这就可以解释患者为什么会有缺血性脑卒中了。

老马嗯了一声,听诊器探头伸入患者胸口。

一阵杂乱无序的心跳声音传入老马耳朵深处,正常人的心跳是规律整齐的,而房颤患者的心跳是毫无章节的,每一个心跳都像是不被约束的叛徒,老马烦透了这样的心跳。因为这样的心跳让很多人失去了生命,也让很多人从此卧床不起(脑卒中),而眼前这个中年女子,这个与自己年纪相差无几的苦命女子,可能也要面临悲剧了。

患者的确是房颤,拉个心电图看看。老马吩咐身旁的规培医生。

心电图出来了,的确是个房颤。

你房颤多少年了,老马问她。

有四五年了吧,患者淡淡的说,似乎在述说别人的事情一样。

姐姐你不是说体检都很正常的吗,怎么会有房颤呢。她妹妹到现在都还没整明白为什么姐姐突然有了这个心脏病。看来,是眼前这个姐姐,对妹妹隐瞒了自己身体上的毛病。

我没跟你说,是怕你担心。病人挤出一丝笑容,右手摸着妹妹的手背。急诊科已经好久没有这么温情的时光了。

但现在还不是说温情的时候,老马深知这点。你的房颤有没有治疗?有没有吃华法林等抗凝药?房颤患者如果不抗凝治疗,一旦心脏栓子脱落,非常有可能造成脑卒中的,你知道么?老马其实有些责怪她,但不想把语气说得太重。

吃过一段时间,患者点点头,后来需要频繁抽血(化验),我觉得麻烦,而且似乎也没有什么不舒服,所以就停药了。

你真糊涂啊,老马轻轻地说了一句。

刚好,神经内科医生匆匆赶来。

老马准备示意大家到外面商量病情,别打扰患者。没想到患者冯女士叫住了老马,说有什么治疗措施可以直接跟我说,我能承受得住的,不用刻意躲开。

神经内科医生与老马面面相觑,他们很少在危重病人自己面前谈论治疗计划和预后,这打乱了他们的节奏。要知道,在一个危重患者面前说,你可能活不过今天了,或者说你有可能很快就不行了,这样的话是很难说出口的。

那会是多么残忍。

神经内科医生稍微犹豫了一下,然后点点头,说好吧,那就在这里讲。

老马把患者的患病前后都跟神经内科医生讲了,还一起看了CT片子。神经内科医生看过资料后,亲自给患者查体,左上肢肌力为0,肌肉没有任何的收缩,这点还是老样子。

患者突然发病,一瞬间就昏迷,很快就醒了过来,醒过来之后发现左上肢瘫痪,其他没有什么阳性症状了,考虑到患者既往有房颤病史,而且没有系统吃抗凝药,心脏完全可能形成血栓,这个血栓一旦脱落,就可能随着血流栓塞到大脑,这就是脑栓塞了。神经内科医生简单总结了患者病情。

他接着说,从患者发病到现在,还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,还在溶栓治疗时间窗内,必须考虑药物溶栓治疗。

当前医学界认为,脑栓塞溶栓的时间窗是4.5小时,也就是说,发病后4.5小时内溶栓有效果,越早越好,如果耽误时间长了,血栓可能机化了变硬了,再溶栓就没什么效果了,而且那时候出血的可能性大大增加。

要迅速做决定,如果同意,我们马上给你用药物溶解掉大脑的血栓。神经内科医生说。你之所以左上肢动弹不得,那就是血栓导致大脑局部功能障碍导致的,如果溶栓能把血栓解除,那么这个手的肌力是有机会恢复的。但是溶栓本身的风险也很大,有可能会造成出血,而如果是脑出血,那就悲剧了。

神经内科医生怕把话说重了,吓到了患者,吓到她不敢溶栓了,缓了一缓后继续说,当然,目前我们溶栓后发生严重出血并发症的概率是不到10%的,风险还是相对小的,但是风险是存在的,你自己要知道这点。

如果不溶栓,说不定可能会有更多的肢体动弹不得,或者可能会有新发的脑卒中,这个不好说。老马也插了一句。

溶吧,我同意,我签字。患者淡淡的说了一句。没有过多的思考和犹豫。

好,那我们马上办理入院。神经内科医生说。

顺利溶栓,可惜……又有变数

患者妹妹抿着嘴唇,不发一言,只是双手紧紧握住患者的左手。这时候患者安慰她说,反正前后都可能是死,倒不如痛快一点,也好过动弹不得。搏一搏嘛。说完后轻轻笑了笑。

老马在一旁,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安慰她。

脑栓塞是急症,绿色通道开启,迅速办理了入院手续,转运至神经内科,住进监护室,接上了心电监护。医生也做了相应准备。

用的溶栓药叫rt-PA,中文名叫重组织型纤溶酶原激活剂,这个药打入静脉,几乎是无坚不摧,只要是血栓,当然是相对新鲜的血栓,都能被溶解掉。老化的血栓都快硬成石头了,用屠龙刀也劈不开,更别说溶栓药了。这就是为什么强调溶栓的时间窗(时效性),越快越好,越早越好。

溶栓前,医生再次跟冯女士谈话确认了,签了字。告知所有可能发生的并发症,包括最严重的可能会导致脑出血,这很容易理解,溶栓药是溶解血栓的,如果剂量过头了,或者个体差异性,剂量偏大了,或者脑袋血管刚好有个小破口,那么这针溶栓药下去,完全可能导致大出血,脑栓塞没要她命,脑出血则可能送她上黄泉。

懂了,明白,冯女士坦然面对生死。

医生和护士似乎比冯女士更紧张,用药前大家反复查看了她情况,几个医生对着颅脑CT这里指指那里点点,护士也是进进出出,忙的不亦乐乎。

药回来了,准备推药。

用注溶栓药,跟用别的药物感觉是不一样的。你给患者用一瓶生理盐水,医生可能瞄都不愿意瞄一眼,但护士此刻手里攥着的是能决定患者生死的溶栓药。就好像点火发射火箭一样,场面有些紧张。

上药。

没有人呐喊,药物静悄悄进入冯女士的静脉。通过静脉,迅速回流至右心脏,然后进入肺循环,绕了一圈后出来到左心室,然后进入大脑,直奔病灶。

医生来回查看冯女士的意识,担心她突然就昏迷了。如果冯女士突然就昏迷了,说明可能发生了脑出血,那就遭殃了。幸亏,冯女士的眼睛一直瞪得大大的,光亮异常。还很客气地跟身旁的护士道谢谢。

医生也非常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